部落神話/傳說

部落發源/地域

部落遷徙/足跡
部落開拓/扎根
部落禁忌/占卜
部落祭儀/祖靈
部落祭典/祈福
部落信仰/宗教
部落耆老/簡介
部落器物/工藝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        某日,當婢女在屋外協助頭目梳洗時,突然風起雲湧,四周頓時漆黑,嬰兒的哭聲不斷的由屋內傳出,俟天色回復明亮,二人入屋後才驚覺陶壼旁誕生一位全身髒黑的男嬰,婢女於是為男嬰清洗身子,但經過多次仍無法洗淨,最後依照祭天後的指示,以豬血清洗男嬰身體,才去除滿身污垢,露出通紅細嫩的膚色••••  

新園部落八十九年小米收穫祭海報活動

 

 

 

 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台灣原住民由北至南有泰雅、賽夏、布農、鄒、阿美、卑南、魯凱、排灣及雅美等九族,每個族群都有他豐富多采的口傳史與神話故事,二者是互相為用、互相為輔。口傳史是以神話故事的表達方式讓歷史成為生活的一部份,因史事內容的精采多樣而讓人們願意傾聽及流傳下去。神話故事則以影射的方式處理,述說某年代曾經發生過的事與物,故事內容已超乎人類的思考邏輯,但在蛛絲馬跡中也能印證一個族群的演變過程,二者混在一起,就叫著「神話口史」。

 

 

 

 

排灣族傳統陶壺

         起源說,因部落而異,相同的族群有著不同的說法,但不同的族群也有著相同的說法,大致來分有石生、太陽卵生、蛇生及竹生等四種,卡拉魯然(新園)部落屬東排灣群,由本縣金峰鄉比拉勞、斗里斗里及包霧目里三社所構成,除有蛇生神話故事為其先祖的起源外,惟依包霧目社族人的口述,其始祖是由陶壼內部的突出物出生,應稱為陶生,有別於其他部落的說法。

現僅就起源、洪水滅世所發生的故事做為卡拉魯然部落的神話口史篇。

 

一、起源篇

1、陶壼生子/包霧目里社始祖起源的神話口史

       陶壼、琉璃珠及刀為排灣族最珍貴的禮物,統稱排灣三寶,凡頭目家嫁娶聘禮,必須有此三寶為媒介,尤其陶壼是傳說中始祖出生或孵化的地方,更將其視為珍品,也只有頭目才能擁有。

       在不知名的年代,地名為卡藤的部落(屏東縣泰武鄉),有位馬法溜氏族的男頭目年邁沒有子嗣,只有一位年輕的婢女照顧他的生活起居,家中最寶貴的物品是一件有著雙口的陶壼,因而擦拭陶壼是婢女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婢女依例擦拭著陶壼,頃刻間天空黑雲密佈,似颱風即將來臨,婢女突然發現壼中長出了一個如瘤狀的突出物,於是將事情告知了頭目,但頭目不覺奇怪,只吩咐婢女將陶壼擦拭乾淨就好。瘤狀物一天天長大,經過一段時日已滿出壼外。

        某日,當婢女在屋外協助頭目梳洗時,突然風起雲湧,四周頓時漆黑,嬰兒的哭聲不斷的由屋內傳出,俟天色回復明亮,二人入屋後才驚覺陶壼旁誕生一位全身髒黑的男嬰,婢女於是為男嬰清洗身子,但經過多次仍無法洗淨,最後依照祭天後的指示,以豬血清洗男嬰身體,才去除滿身污垢,露出通紅細嫩的膚色。

        卡藤部落位於寬廣的緩坡,無盡的綠意覆蓋在山坡上,鹿群悠遊的吃著野草,鳥鳴不絕於每日晨昏,環境清幽美不勝收。頭目家旁種有二棵椰子樹,頭目以藤皮製作了搖籃,將兩頭掛在椰子樹,於是上帝派遣了風神每天輕輕推動著搖籃,派遣了太陽神悠悠的哼著搖籃曲「古勒勒」,鹿與鳥則是嬰兒醒時的玩伴,在各方神祇的呵護下,男嬰很平安的成長,他的名字就叫著「古勒勒」。

        古勒勒是位體格健壯、臉龐俊俏的青年,風采翩翩並善於狩獵,迷倒了附近各部落眾家女孩,但上帝已為其訂下姻緣,經由神鳥的指引,頭目開始尋找與男嬰誕生同時,由斷崖中迸出的女嬰,最後打聽到在屏東縣霧台鄉去怒部落有一位風華絕代的姑娘,是由該部落頭目在斷崖下撿起而扶養長大,經由家長們安排,男女雙方見面後即互生愛意,很快的締結良緣而繁衍後代,

 

2、百步蛇與公主(人蛇戀)

        依據太陽卵生說之神話故事,百步蛇克盡其職守護著陶壼中排灣族始祖之卵,使其能夠順利孵化,因而排灣族人尊稱百步蛇為守護神,並浮雕為陶壼外部之圖騰。

        傳說中,遠古的百步蛇能言善語,蛇身在2/3處斷截沒有尾巴,並能隨時化為人形,但具有靈氣者才能看見其模樣。在陶壼生子神話口史發生後很長的一段時間,包霧目里先祖仍居住在卡滕,某年適逢小米豐收,亟需人手協助收割,恰巧有一位俊美的男青年帶領了一群人來到部落,經由頭目詢問,才知道該男青年係達篤巴林(高雄縣茂林鄉)部落頭目的兒子,係經神鳥的指示,知道卡滕部落缺少人力,才帶領族人前來協助,但卡藤部落一些平凡者看到是一群百步蛇來到部落,因心生恐懼,於是將目睹情形告知頭目,但頭目天生具有靈氣,認為這是無稽之談。

 

百步蛇與公主的傳說故事-繪圖/吳信和

收割小米期間,男青年與其族人住紮於部落遠處之空地,盡量不打擾卡滕部落居民的生活起居,收割小米時,也分開工作。某日,男青年到頭目家拜訪,巧遇頭目之獨生女,深深被其麗質天生的美貌及溫柔高雅的氣質所吸引,於是不定期前來探訪,沒多久二人即互生愛苗,並訂下終身相許的盟約。

        小米收割完成後,卡藤部落頭目為感謝男青年的協助,於某晚帶領了族人前往男青年之住紮處慰勞,大家賓主盡歡,並喝的酩酊大醉,男青年告訴頭目,其實他們是百步蛇的化身,為幫助人類而來到人間,也希望頭目將其女兒許配給他,他必定倍加疼惜,說完後男青年即化為彩紋炫麗的百步蛇,頭目被其善心與誠意所感動,於是答應這樁婚事,但唯一的條件是男青年必須入贅於頭目家,以便承傳頭目權柄。

         婚聘當天,滿坑滿谷的百步蛇前來道賀,並帶來排灣三寶、破洞鐵鍋及稀世珠寶(目里目里旦)做為賀禮,男女雙方在族人及百步蛇的祝福下結為夫妻,繼而繁衍後代,這就是包霧目里社另篇之始祖起源說。

註:破洞鐵鍋為具魔力之烹調用具,不滲漏,需懷孕婦女烹調時才能沸騰

排灣三寶:琉璃珠、陶壺、青銅刀琉璃珠頸鍊的多寡數則代表頭目的地位高低,每顆珠子皆有不同的名字及固定排列位置。
陶壺則在頭目婚聘中最重要的物品。
青銅刀的製作方法現已失傳,用途大多為祭師或巫師使用。

禮刀-刀鞘及刀柄部分裝飾許多代表頭目地位的符號,用於祭典的同時搭配傳統服飾。

二、洪水滅世篇


1、獻豬退潮
        洪水滅世是世界各地共同的神話口史,聖經上亦記載「諾亞方舟」之神跡,依據地球氣候變化的驗證,應是在第四紀冰河期融化時發生,距現在已有上萬年的歷史。台灣每個原住民族群亦有洪水滅世的傳說,但因族群或部落的不同,故事內容不盡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 包霧目里社是來自屏東縣瑪家鄉巴達因(padain),獻豬退潮之神話口史是由該社流傳下來。

   不知名的年代,該社頭目生有幾位兒子,最年長之大哥是位智者,也是位先知。某日,大哥向弟弟們告知,不久的將來,部落將遭洪水淹沒,請弟弟們帶

請記住以身有花紋的活山豬祭拜,並整隻放流於水中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繪圖/吳信和

領族人往高處遷徙,另為消退水患,明日本人會由部落旁之懸崖跳入河中而化為水神,為了拯救族人,我心意已堅,請你們不要阻攔或救我,並說:當洪水來臨的那一日,請記住以身有花紋的活山豬祭拜,並整隻放流於水中,當我獲知訊息後,自然會退除水患。

     隔日,大哥依言行事,跳入河中而流向大海,其弟弟們依其吩咐帶領族人往高處遷徙。經過沒多久,真如其兄所言,洪水佔據了台灣大遍土地,只剩高處的山頭沒有淹沒,於是弟弟們捉了一隻身有花紋的活山豬遙向舊聚落祭拜,並將整隻山豬拋入水中,自此洪水也一天天的消退,最後海水回到原來的地方,族人們再遷回舊聚落,重新過著安逸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 為了感念大哥犧牲生命拯救部落的偉大情操,每隔五年弟弟們必至河邊殺豬祭拜,同時將祭品放流於河中,最後成為後代子孫必需遵循的習俗,也就是包霧目里舊社所稱的五年祭。

2、果蠅生火及烏秋取火(山羌取火)

        動物具有人類所不能預測的靈性,當洪水即將來臨的前幾日,動物們紛紛的跑往高處,對於這種生活法則,排灣族先祖知道,這是洪水泛濫前的預兆,於是各部落頭目帶領徒眾隨著動物往高處遷徙,包霧目里社的先祖則移住至地名阿魯灣的山區。

沒多久,洪水吞沒了台灣大遍土地,各個部落各自有移住的山頭領域,但共同缺少的就是沒有生活所需的火種,此時在阿魯灣山區飛來了一隻大果蠅,它停在一堆乾草上休息,二隻前腳不停的磨擦,忽然乾草出現了火苗,大家歡欣異常,包霧目里社先祖認為這是天神所賜予的火苗,應與各部落共享,於是派遣烏秋將火種傳遞至各部落,因而在洪水未消退前,大家有了火種用來烹飪食物及取暖,才能延續族群的生命。
        另一種說法,當果蠅生火後,其先祖派遣了善於水性的山羌傳遞火種,傳說當時的羌角似現在的鹿角長而分叉,當涉水時,瘐小的山羌無力將頭抬起,前臉經常潛於水中而不易呼吸,於是向短角的水鹿借用頭角,最後順利的將火種傳遞至各山頭部落,惟羌與鹿覺得互換後的頭角適宜自己的體型,二者決定不再換回,自此鹿角長而分叉,山羌則為短角。

排灣族的飲酒文化中,除了貴族擁有單杯的設計外,從不單人飲酒。所以,他們的酒杯都是連背。

三、其他篇

1、神蛇復仇

       在人蛇戀篇曾提到,遠古的百步蛇能言善語,以協助人類而來到人間,其外形在身上2/3處斷截而沒有尾巴,可隨時化為人形,需具有靈氣者才能看見其模樣,是所謂的神蛇。後來因人類的惡行,促使神蛇觸犯殺戒而消失無蹤。現在之百步蛇有毒牙及尾巴外,並對人類具有攻擊性,兩者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昔日,包霧目里舊社的頭目是位賢能老者,有隻神蛇在旁協助其處理部落日常事務,彼此間已建立深厚的情感。某日,東邊一個惡名昭彰的部落,趁著包霧目里社成年男子上山狩獵,派遣了一群年青人來到頭目家,無理的要求頭目繳交小米稅,頭目認為二個部落並無從屬關係,縱然武力不及對方,在情理上也無義務對其納貢,於是和悅的說:若貴部落糧食不足,本社必當盡力幫助,帶頭者聽後非常不悅,並以髒話辱罵頭目,神蛇在旁勸導帶頭者應該尊敬長輩,沒想到話鋒轉向神蛇,該群年青人此起彼落的諷刺神蛇是醜陋的廢物,沒有能力保護主人,神蛇原欲張顯神力予以懲罰,經頭目勸說後打消念頭,這群年青人離去前放下狠話,若不繳交糧稅必遭戰禍。當晚,神蛇向頭目及長老群說:明天我將離開部落,到一個很遠的地方,那邊有我藏身的大鐵鍋,我會在那邊頤養天年。隔日天微亮時,神蛇就不知去向,到了下午傳來訊息,昨日到頭目家強求索取小米稅的那批年青人,無緣無故的猝死,包霧目里社頭目知道這是神蛇開了殺戒,自此事件發生後,人們再也看不到神蛇的蹤跡。

2、神蛇與熊鷹

        在排灣族群,熊鷹的羽毛代表權貴的象徵,也只有頭目家才有資格佩帶,一般是將熊鷹的翼羽插置於頭冠前方,襯托出頭目的威嚴豪氣。人有生老病死,傳說神蛇(百步蛇)同樣如此,神蛇的紋彩在年青時最為炫麗,身形亦最長,惟過後隨年齡增加,身體也一年年的縮短,當年邁腐朽即縮為一團,沒多久,蛇頭即化為熊鷹頭,也同時長出兩翼及鳥身,很快的劃破長空飛翔,因而熊鷹羽毛之紋飾相似於百步蛇紋之斑斕奪目,族人獵得熊鷹,其羽毛歸屬頭目所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傳說,公蛇在失戀時,情緒會變得暴戾,身上的紋彩立即化為烏黑,凡動物經過其身旁必遭攻擊,直到對方死亡為止。多數耆老記憶,這不是傳說,而是真實的事情,在孩提的記憶,山區舊社的夜晚,只要看見一道長形的火光由夜空劃過,就知道某隻公蛇因向母蛇示愛遭到拒絕,憤怒的飛越部落,停在另一野地草叢伺機咬人,此時巫師會帶領年青人,攜帶火把、法器及長刀,循火光停留處找尋蹤跡,當一看到,巫師即施行法術並念誦咒語,以克制公蛇的魔力,而後由年青人以長刀將其殺死,避免不知情的路人被其攻擊。